胡润艺术榜专访 | 对话崔如琢:中国梦的魂是中国文化

来源:胡润百富 作者:胡润百富 发布时间:2021-06-04

身为创造了超亿元市场天价的艺术家,崔先生给人的感觉却十分平和,宽衣素裤,杖依怀间,说话不徐不疾,却又不乏个性。仔细聆听过先生的一些见解之后,更能感受到凡大家,身心间与笔墨里皆蕴含的文化大视野、艺术大境界和云山大气度。

 

 

崔如琢

《2021 胡润艺术榜》第1位                                                 

 当代著名书画家、鉴藏家。1944 年生于北京,早年师从书法家郑诵先,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随国画大师李苦禅先生学画。1981 年后游学美国十余年,以东方写意绘画为旨归,得到美欧等地艺术家、收藏家、学术界的高度评价,于 1984 年荣获美国纽约杜威大学荣誉艺术博士学位。1996 年回国定居北京,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故宫学院中国画研究院院长。

 

 

 

 

 

艺术不能重复,首先不能重复别人,

其次不能重复自己。

 

 

 

盛世兴收藏

 

时隔一年的采访,我们来到了崔如琢先生京城的私家宅院“静清苑”。推门而入,在这所充满东方气韵的园林式院落里,潺潺溪水抚石过。走进别墅里,翰墨书香扑面来,随处可见石涛、八大山人、吴昌硕连同晚代的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李苦禅、李可染几辈大师们的书画作品,还有战国、商周的青铜器也可一观。

 

谈起收藏,崔如琢本身不只是书画家,同时也是位鉴藏家,1980 年代开始,崔如琢开始收藏历代大家墨宝。早年的中国书画还是市场的价值洼地,因而大多都是低价购入。但他的收藏不为投资、升值,更多的是为了学习历史和文化 :“中国传统文化内容丰富、包罗万象,有让人取之不尽的哲理。”而财富增长不过是副产品。崔如琢认为现在有些艺术家喜欢标新立异,好高骛远,很少认真面对历史,他将继承传统视作突破创新的艺术根基,只有不断吸收传统文化的营养,沿着历史上艺术大师的足迹脚踏实地地走过来,才能在不断推陈出新的基础上,慢慢形成自己的艺术风貌。
 
正是因为这些珍贵的收藏作品看多、看透了,从包罗万象的中国传统艺术得以吸收到精华部分,在前贤的基础上继往开来,将指墨、积墨、泼墨都赋予突破与创新,并集其大成,将三种技法共同开创性地运用于大型尺幅的宏伟巨作中,作品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苍茫厚重的气息,震撼着每一位观者。

 

 2020 年作《细雨幽兰别是春》120×229 cm;《无限楼台烟雨濛》119×235 cm;《群山晓雪》121×229 cm;2020 年作《秋林远黛》 121×235 cm

 

 

 

君子如琢

 

“如琢”出自《诗经》中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意指珍贵材料切磋琢磨而成器,引申为精益求精。崔先生可称得上是奇人奇才,有着传奇的人生经历和磨砺。儿时师从郑诵先研习书法,后拜李苦禅为师。1980 年代初,而立之年的他辞去清华美院老师的职位,怀揣着 800 美金只身赴美,不会说英语,也没有朋友,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从一个住纽约地下室的穷书生,变成了全美最知名的华人画家。现代绘画大师刘海粟曾说过 :“东方画家我只欣赏两位,一个是齐白石、一个是崔如琢。”可见,崔如琢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崔如琢绘画作品大气磅礴、气吞河山,充满“东方气魄”的画风,更是他精神世界的外化体现。名扬国际后,他没有留恋美国的纸醉金迷,而是追寻着传统文化的根基,回到祖国的怀抱。曾经身处异乡的境遇,反而更增强了他对民族的文化认同感,怀着高度的文化自信,对传统艺术的敬仰和热爱有增无减。

 

除了研习书画,他还注重文化保护,热心社会公益,不遗余力地回馈社会。曾在汶川赈灾捐出五千万,又向故宫捐赠一亿元,用于文化遗产保护。因此崔如琢还被称为文艺界首善,在早年向李苦禅大师学画时,经常听到恩师讲“人品不高,落墨无方”的教诲,这个教诲陪伴着他一生。

 

 

对话
 

崔如琢 

 

 

 

《胡润百富》:距离我们上次专访您相隔一年了,分享一下您在整年中于艺术上的一些新鲜事。

崔如琢 :这一年因为是疫情,我基本上都在家创作。我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早起散步,泡澡喝茶,读书画画。今年画了好多手卷,前几年山水画的很多,今年重点画花鸟指墨长卷,因为我现在创作的想法是尽量做前人没有做过的。

 

《胡润百富》:前人没有做过的事具体是指哪些呢?

崔如琢 :比如拿指墨画法来讲,可追溯至唐代张燥,但也唯有理论,没有什么作品。再到元明清以后画指墨的也基本都是玩票性质,突出成就很少。真正把纸墨当做一个努力方向且成就极高的就是清代的二高(高其佩、高凤翰),以指为笔,打破了毛笔作画的常规。到民国以后,潘天寿把指墨又推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风格强烈,并且画了很多大尺寸画,但我画的比他还大,丈二(50 平尺)、丈六(70 平尺)、 丈八(90~100 尺)我都画,历史上应该讲是前无古人。

 

《胡润百富》:您一直在创作而且尽所能去创作大画,这非常消耗意志力,是如何一直保有这种创作激情的?

崔如琢 :45 岁的时候我其实封笔了十年。主要原因就是那个时期的我各方面都成熟了,也成名了,创新的动力没了。艺术不能重复,首先不能重复别人,其次不能重复自己。重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所有画家共同面对的问题。封笔的目的当然不是不画了,是进入一个研究的阶段。一方面开始学新东西,另一方面因为我那时人在海外,所以开始游历世界,还会去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开拓历史、文化、艺术领域的宏观视角。12 年以后当我又出山的时候,这时候我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创作阶段。

 

《胡润百富》:现下艺术界一直在谈中西合璧,你怎么看待?

崔如琢 :潘天寿先生说过,中西绘画是两座高山,各有千秋,可互相借鉴,但拉开距离,越远越好。中西合璧提倡以西为主,以中为辅,本质上讲这是“转基因”艺术,是没有生命力的,所以我是反对中西合璧的。中国传统文化就像我们民族的基因,中国书画一定要讲传统,基因不能变,当然我们不拒绝营养,可以壮大基因。可以学习西方艺术理念,但不能否定自己民族的艺术。文化自信的本质是我们对五千年文明的自信,我们的历史、文化、艺术在世界认可度上总是被低估,一直在边缘化,一直在向西方看齐,这种现象应该改变。

 

《胡润百富》:您至今已经有 19 件作品过亿,无论是在学术领域还是艺术市场,都获得了认可和成功,您自己怎么评价自己的艺术成就和作品?

崔如琢 :真正的大师,他应该有自己特有的风格、艺术形式和绘画语言,是前无古人的。像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潘天寿、李苦禅、李可染这些都是一代宗师。我认为我在中国美术史上有三个历史贡献,第一,黄宾虹创造了积墨山水,但是积墨花鸟是我创的。第二,指墨书法。指墨篆书在中国历史上是没有的。第三,我把指墨、泼墨和积墨山水揉在一起,开创了“崔氏山水”。而且我的形式超越以前,我画了几百个指墨手卷,还有一点,我画的最长的指墨长卷是60米,笔画的是65米,在历史上最长。我创造的作品它本身是传统,但是历史上没有的作品,有传承有革新。如果你的作品平庸、不断重复,那是不可能被市场所肯定的。当你在艺术上有了这种贡献以后,你的市场一定会超越前人,超越同时期的很多人。我今年 77 岁,但我对于如何更好地继承传统、发扬传统,还在不断探索。

 

《胡润百富》:哪位艺术家对你影响最深?

崔如琢 :我一直很喜欢石涛的绘画风格,也临摹过很多。1981年,我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首次看到石涛画的《十六罗汉应真图卷》,画中的工笔罗汉、神兽、细笔山水等让人不得不佩服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和想象力,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日本见到了并收藏了《石涛罗汉百开册页》,画中内容之丰富,可谓千变万化。我认为目前为止没有一位画家敢称自己的作品能超越这位前贤传世的精品。

 

《胡润百富》:对于年轻艺术家,如何面对当下浮躁的社会氛围潜心创作,您有何建议和寄语?

崔如琢 :对于艺术家来说,修养至关重要。尤其中国画画的是修养,修养越深厚,你的作品才会越有深度。童子功也很重要,每个画家对事物的感受不一样,表现手段就不一样,所以要积累文史哲美术史及对大自然的观察。

 

 

 

《入门有喜与君笑言,小窗多明使人久坐》

2019 年作 20 X 127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