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拍卖“市场寒冬”论?不存在的

来源:胡润百富 作者:胡润百富 发布时间:2021-04-21

一年一度的纽约春季亚洲艺术周在这个春季如约而至。作为2021年全球首场艺术品拍卖盛会,业界对这场风向标式的艺术周充满关注和热议。疫情后的亚洲艺术市场会走向何处,大量藏家和资本都在小心翼翼地等待答案。

2021春季纽约亚洲艺术周业绩亮眼

 

 

1场网络、6场现场共7场拍卖中,来自41个国家的注册竞标者参与其中,超过117个国家或地区的访问者进入了当周的在线销售页面。拍卖的亚洲艺术品创下了五项记录,其中9件作品的成交价超过了100万美元。最终强劲的表现打脸了“市场寒冬”论,为今年的艺术拍卖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打头阵的纽约佳士得宣布,其在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总成交3.55亿元,其中81%拍品成交,145%高于最低估价。苏富比则是三大专场(不包括博古:亚洲艺术珍品)收获1.748亿元。邦瀚斯拍卖斩获4020.9万元,值得注意的是传奇古董商Roger的八百余件藏品将在5月和6月举槌。

 

一如既往,市场对来源有绪的生货有着殷切强劲的需求:市场并不差钱,许多资金正在寻找保值的“硬通货”出现。

 

2021春季纽约亚洲艺术周佳士得拍卖成交价冠军青铜虎鸟兽纹觥(Luboshez Gong)。最终以860.4万美元成交

 

线上转型大势所趋

 

艺术拍卖市场之外,纽约亚洲艺术周有29家国际画廊举办了新展览,而在疫情之前的2019年春季有48场关于亚洲艺术家的展览,展览大幅缩减近半也放出信号:高度依赖线下展示和交流的传统艺术行业一度按下了暂停键。

 

新常态促使着艺术展主办方和拍卖行必须做出改革。全球各大拍卖行纷纷转型向线上靠拢。通过科技发展及运用,大力推动业务数字化,成功把拍卖带到另一层次,营造全新竞投经验,突破了时间及地域界限。

 

自从去年佳士得开始举行全球同时直播的“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香港、伦敦、纽约、巴黎,四地实时竞拍。

 

比如由于疫情导致一些境外的注册竞标者,无法来现场参观预展和竞拍,佳士得为此在数字创新上下功夫。除了继续利用数字工具将访问范围扩展到关键竞标区域,为全球观众提供互动目录和增加在线竞标的机会外,还在微信上直播中国艺术品的销售,并运用AR技术虚拟演练佳士得画廊拍品让观众在线观看。

 

另外2020年的各国施行社交隔离以来,受众更多、更加年轻以及新兴竞买人不断涌现,网拍已呈全面开花之势,许多买家早已习惯远程拍卖。2020年以来,55%拍品由网上客户投得。

 

佳士得全年网拍收入增长了262%,富艺斯增长了134%。但数字转型的桂冠归属于苏富比,2020年苏富比超过70%的拍卖是在网上举行,全球艺术品拍卖揽金25亿美元,旗下各业务板块的线上成交增幅则高达440%,新的网上竞拍者增幅超过40%。全年的落槌纪录也归于苏富比,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一幅作品以8,450万美元成交。

 

弗朗西斯·培根《启发自艾斯奇勒斯奥瑞斯提亚之三联作》

成交价:8450万美元

2020纽约苏富比春拍

 

网上交易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但无可否认,网上交易很难完全取代实体拍卖及展览。亲眼站在实物前近距离地欣赏作品,并与其他藏家及专家作即时交流,都是无可比拟的愉快体验。所以大部分拍卖行尽管掌握了让交易完全数字化的工具,但它们始终坚守线下拍卖,主打线上线下相辅相成、并驾齐驱的混合模式。

 

亚洲市场已是拍行布局重镇

 

面对疫情,2020年全球拍卖成交额缩水21%(105.7亿美元),法国、英国和美国,交额下降了30%到39%,而中国却有2%的小幅增长,达到41.6亿美元。中国占了艺术市场39%的份额,几乎是美国市场(27%)和英国市场(15%)的总和。

 

 

根据佳士得的数据,2020年亚洲地区的买家出价首次超过了来自美国的买家。苏富比的数据显示,亚洲苏富比2020全年以72亿港元收官,连续第五年领导亚洲拍卖市场。苏富比的全球拍卖销售有超过30%是由亚洲买家创造的,全球最顶尖的20件拍品,亚洲客户参与了10件的竞投,并成功购得9件。

 

可见相比起西方的买家,亚洲区藏家已成市场的中坚力量,购藏实力更强劲。因此各拍卖行也将更多优质的藏品带到蓬勃活跃的亚洲市场,甚至首次登陆亚洲拍场。

 

街头艺术家班克斯《宽恕我们的罪过》

成交价:64,112,000 港币

艺术家拍卖纪录第三位

香港苏富比2020年秋拍

 

私人洽购与年轻藏家增长

 

私人洽购是独立于拍卖业务之外的一种艺术品销售模式,即拍场之外的议价交易。每宗私人洽购都是根据客户所需量身定制的,在售价方面往往有更大的掌控权。公开拍卖会的叫价一般由低至高递增,私人洽购则从高位开始,最后以一个各方均同意的价钱为准。私洽的销售过程及结果一般不对外公开。

 

2020年苏富比私洽的销售额高达15亿美元,佳士得的私人洽购销售额为13亿美元,两家公司都刷新了各自私洽领域成交额的纪录。

 

此外,越来越多的千禧一代买家涌现成为另一大趋势。苏富比2020年全球网上拍卖中,40岁以下之年轻买家人数较去年翻一倍。可见年轻藏家对科技的接纳度高,为网上拍卖注入动力,品味也更多样化,往往不局限于市场普遍聚焦的名家顶级作品外,以及固有主流的顶级艺术。他们更关注同样年轻一代艺术家和街头艺术部分的动态和作品。

 

街头艺术家的代表KAWS,其作品《The Kaws Album(2005)》在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历经多轮激烈争抢后以1.16亿港币,超高估价10倍的价格成交。

 

西方艺术品占比逐年增加

 

左:佳士得全球总裁彭肯南主持巴斯奇亚《战士》拍卖;右:佳士得亚太区副总裁暨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部晚间拍卖主管何善衡为亚洲客人成功竞得《战士》

 

已故艺术家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战士》,在近日结束的佳士得香港“勇者无惧:巴斯奎特《战士》”晚间专拍中由一名亚洲藏家竞得,以3.23亿港元成交,成为亚洲拍卖史上最高成交价之西方艺术品,超过去年10月以2.1亿港元成交的格哈德·里希特作品。

 

尚·米榭·巴斯奇亚《战士》

成交价:323,600,000港币

亚洲拍卖史上西方艺术品最高成交价

香港佳士得,2021年3月23日

 

2020年的香港拍场,苏富比、佳士得、富艺斯三家拍卖行2020年度的现当代艺术共斩获71.96亿港币的总成交额。

 

其中最让人瞩目的当属西方艺术家作品,占比呈现逐年增加。2020香港佳士得春拍中,西方艺术板块成交率高达98%,一半以上的拍品以超过拍前高估价成交。秋拍时,“现当代晚拍”中西方艺术拍品成交率100%;香港苏富比春拍“当代艺术晚拍”中,有一半的作品是来自西方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最终西方当代艺术的总成交额占该专场总成交额的65%。

 

其中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以 1.148亿港币高价成交,成为西方艺术品在亚洲拍卖的第四高成交价,这也是大卫·霍克尼油画作品首次正式登陆大中华区市场。

 

大卫・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

成交价:114,827,000港币

香港苏富比2020春拍

西方艺术品亚洲拍卖纪录第四位

 

2020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649-2)》以2.146亿港币成交,曾一度刷新西方艺术品在亚洲的最高拍卖纪录。

 

格哈特‧里希特《抽象画682-4号》

成交价:32,315,000 港币

香港富艺斯2020秋拍

 

市场日趋理性,精尖好物稀缺,各家拍行也开始调整策略,切准市场脉搏,以迎合不断变化的藏家喜好,整个拍卖行业正逐渐走出困境,尤其“不差钱儿”的亚洲就算在疫情影响下亦展现出强大的韧力,成为艺术拍卖关键市场(KEY MARKET),而亚洲市场中西方艺术品逐年增加,或许是下一阶段拍卖业务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