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国版ZARA"突然"爆仓"!巨亏5亿,关店2400多家!

导读
5亿巨亏,大股东爆仓,市值跌去八成,有“中国版ZARA”之称的拉夏贝尔正经历着上市以来的至暗时刻。


640.webp.jpg


据中国经济网8月8日消息,近期,A+H股上市的服装公司,拉夏贝尔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构成违约。


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质押给海通证券的1.416亿股A股股份已低于最低履约保障比例,因未提前购回且未采取履约保障措施,已构成违约。邢加兴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约1.4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5.91%,占公司A股总股本42.62%。从2017年11月至今年6月,邢加兴先后6次将所持股份质押给海通证券。


截至8月8日,邢加兴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41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5.85%,占公司A股总股本42.54%,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99.81%。


拉夏贝尔同日发布的另一则公告显示,因近期股价波动,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8月6日将其持有的600万股A股股份办理了补充质押。此前,上海合夏已先后3次将所持公司股票质押至中信证券。


根据公告,上海合夏持有4520.4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8.25%,占公司A股总股本13.58%;目前累计质押股份38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7.03%,占公司A股总股本11.57%,占其所持股份的85.17%。


640.webp (1).jpg


业绩低迷,亏损严重


拉夏贝尔鼎盛时被冠以“中国版ZARA”的称号,但如今市值已经不到30亿元,已经不及2017年刚A股上市之时的四分之一。上市之后,拉夏贝尔用疯狂开店、收购品牌的方式大举扩张,如今大厦将倾,又开启了疯狂甩卖模式,力图断臂求生。但摆在拉夏贝尔面前的未来并不乐观。


“未来要么退市,要么重组,没有其他路径。”对于此次实控人质押爆仓可能带来的影响,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投中网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进入时足够低的估值和安全边际,拉夏贝尔上市前的投资者仍然有不错的回报。陪伴拉夏贝尔近十年的机构股东博信一期与上海融高,按照目前的持股数量1801.45万股、784.00万股计算,持股市值仍可达到9000万元与4000万元。而在2010年的融资中,博信一期与上海融高的投资金额仅为2600万元与1300万元。


而拉夏贝尔的另一家股东、入局较晚的高盛就没有这么幸运了。2013年高盛向拉夏贝尔投资了3亿元,如今这笔投资的市值仅剩9400万元。即便算上拉夏贝尔过去历次分红,高盛仍然暴亏近2亿。


门店数量真实性存疑


作为国内首家“A+H”股的服装上市公司,拉夏贝尔一度风光无限。


1988年5月,福建商人邢加兴创立了“拉夏贝尔”,主打“快时尚”概念,并立志要把拉夏贝尓打造成“中国版ZARA”。


“发展中的公司是停不下来的,国内消费市场每年都是20%多的增长,如果不开新店就意味着倒退。”出身于服装销售的邢加兴在创立拉夏贝尔之初就一直秉持“规模扩张”的理念,并主打“直营模式”,因此“新店拓展”与“全直营”成为了拉夏贝尔发展道路中的关键词。


根据拉夏贝尔年报,2017年拉夏贝尔门店数到达顶峰9448家,门店同比增长6%。但是,奇怪的是,拉夏贝尔当年的长期待摊费用为7.12亿元,同比下降了8%。


2018年的情况也类似,拉夏贝尔的门店数略有下降为9269家。2018年的长期待摊费用却下降20%。如果说长期待摊费用会受到关店加速摊销影响的话,那么年内新增长期待摊费用则正好反映新增开店数的情况。


2017年拉夏贝尔新开门店2059家,新增长期待摊费用为3.54亿元。而2018年,新开店1132家,对应的新增长期待摊费用为3.78亿元。


为什么2017年新增门店数约是2018年的两倍,但是长期待摊销的装修费却更少?到底是2017年虚增了门店数?还是2018年少记了长期待摊费用呢?


拉夏贝尔会计政策规定长期待摊费用为经营租入固定资产改良,按预计受益期间2至5年分期平均摊销,并以实际支出减去累计摊销后的净额列示。


数据显示,2017年分摊在销售费用中的租赁费为10.48亿元,同比下降2%,而门店数却净增加500余家。2018年的情况也是如此,租赁费上涨0.6%,实际上门店数却下降179家。


640.webp (3).jpg


本来拉夏贝尔采用直营店的方式,开店、关店成本较高,自然用时也较长。但是,从2017年开始,拉夏贝尔就大规模地开店、关店。2019年上半年,更是净关店2400余家。


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大规模关店,加之之前门店数和长期待摊费用之间的种种不合理之处,不禁让投资者怀疑拉夏贝尔之前开的门店是否都是真实存在的,并且正常营业呢?


640.webp (4).jpg


如何自我救赎


在巨额亏损之下,拉夏贝尔迅速从疯狂扩张切换到了全面收缩模式,开始艰难的断臂求生。


“2019年,拉夏贝尔的核心目标是扭亏。”在2018年年报交流会中,拉夏贝尔高管曾如此表示。但目前来看,这并不容易。根据拉夏贝尔发布的上半年业绩预告,截至2019年6月底的半年度,其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亿元至-5.4亿元,拉夏贝尔的利润状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在加速恶化。


为了尽快扭转业绩,拉夏贝尔开始着手甩卖资产回收资金。


2019年5月7日,拉夏贝尔连发三份公告,称将以2亿人民币(同收购价格),将旗下控股子公司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七格格)54.05%股权出售给杭州雁儿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尽管前者曾用1年时间,帮助拉夏贝尔在电商销量方面翻了15.5倍,一度承担将拉夏贝尔旗下产品引入线上的重任。


紧接着仅一个月之后即6月22日,拉夏贝尔再次发布公告称,将以2.75亿元出售旗下子公司(“拉夏企管”)持有的天津星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8.04%份额。截止2018年底,天津星旷的账面净值为2.36亿元。经测算,预计本次转让将在2019年度带来约0.29亿元的利润。


在服装市场环境低迷之下,拉夏贝尔不得不停下狂奔的脚步,关店止血,降本增效。


然而经历上市融资、跑马圈地、品牌并购等资本扩张手段后,拉夏贝尔似乎忘记了当时在那条浪漫的法国街道上诞生的初心,把最好的产品带给中国消费者。

关键字:胡润百富、零售
编辑:袁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