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暴风帝国崩塌,市值从400亿跌至18亿背后发生了什么?

导读
最近的暴风集团正处于风口浪尖中。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7月29日,受冯鑫一事影响,股市一开,暴风集团开盘就直接跌停,最终收盘价为5.67元/股,总市值为18.68亿元。7月30日,暴风股价下跌的势头依然没有改变,至下午1点38分,股价为5.10元/股,总市值16.81亿元,距其巅峰时期400亿元的市值滑落超9成。

640.webp.jpg


暴风影音曾是中国视频行业的一支新锐力量,冯鑫的暴风集团核心业务之一就是暴风影音。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份A股上市,被称为“妖股”,40天里,36个涨停板,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至307.56元,在2015年5月21日盘中创下327.01元的历史记录,较发行价上涨45倍,总市值超400亿元。而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个人身价在当时也一度达到58亿元。


从最辉煌的400亿跌至现在的18.68亿,按照如今暴风的股价来计算,冯鑫的身家不足5亿元,与当时的58亿相比缩水了将近11倍。

出事或与收购MPS有关


据了解,冯鑫此次涉及的是经济类刑事犯罪,其被采取强制措施最可能与其投资合作的光大旗下MPS项目破产有关。


2016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证券旗下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设立浸鑫基金,以52亿元收购了国际体育版权代理巨头MPS 的65%股权。


640.webp (1).jpg


MPS是一家欧洲体育媒体版权经纪公司,其版权资源曾囊括2018及2022年FIFA世界杯、201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联赛、英超联赛、西甲联赛等著名赛事。彼时,MPS的估值高达14亿美元。当时这笔收购案在业内被视作明星案例。


当时这家公司估值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而光大和暴风在基金中占比不大,主要出资的LP招商财富掏了28亿,暴风科技只占了2亿,光大资本和光大浸辉直接和间接投资7175万元。


大家之所以敢参加这场赌局,很重要的原因是有上市公司托底,浸鑫和暴风约定,一年半内暴风上市公司“接盘”MPS,浸鑫基金则完成退出,大家都挣钱。


但没有想到的是,收购后不到二年半的时间,MPS宣告破产清算。而且冯鑫并没有履行兜底赔偿的义务,导致招商财富这样的优先级合伙人们作为债权人,要优先收回投资。而作为加杠杆的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光大签订了“差额补足”的债务兜底协议,不得不偿还远远大于自身投资额的债务。但暴风和冯鑫才是这笔巨额债务的最大责任人。冯鑫旗下子公司暴风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光大称,自己之所以兜底债务是建立在暴风集团承诺回购MPS股权的基础上,但暴风集团及冯鑫没有。冯鑫此次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或许就与此次交易有关。


不断探索,不断失败


上市两个月,暴风市值暴涨十倍,达到400亿元,一度被成为“妖股”。这让冯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提出了“DT大文娱”战略,欲将暴风从网络视频企业转型为互联网娱乐平台。


“DT大文娱战略”具体表现为N421,即以DT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打造影业和体育2块核心的内容再生平台,依托PC、手机、VR、TV 4块屏幕,发展广告、电商、金融、硬件、O2O和游戏等N种商业形式和载体。


640.webp (2).jpg


而在内容上,暴风集团所主打的内容生态,与乐视的“生态化反”有些类似,由此也有人称之为“小乐视”。与乐视不同的是,为迅速搭建起生态系统,暴风采取了快速收购的策略。


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将以31亿人民币,通过定增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


但彼时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2015年股灾之后,证监会开始大力推进“脱实向虚”,首先面临监管的则是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等行业。果不其然,在一个月后,这笔收购案没有多少悬念就被否决了。


错过了影视热潮,暴风又看上了体育。它入局时体育版权大战烧钱正酣:乐视体育宣布用数亿美元获得了英超在香港的独家转播权,苏宁的PPTV不甘示弱,花2.5亿欧元签下西甲独家全媒体版权。暴风也想要掺一脚,但结果却买到了一颗定时炸弹。


VR是冯鑫看好的一个方向,当然,很大原因仍然是Oculus收购案带来的火热。但VR行业2016年开始降温,暴风魔镜再次成为“先烈”,连带着让控股接近20%的暴风集团上市公司产生了1.04亿的重大资产减值。


640.webp (3).jpg


暴风唯一翻盘的机会,是互联网电视业务暴风TV。2015年7月,暴风TV成立,原创维彩电事业部副总裁刘耀平担任CEO;2015年12月,暴风TV发布第一款电视产品;2017年5月,发布第一款人工智能电视。冯鑫在去年反思说,应该早早把精力集中在TV这件事上。


然而,暴风TV采取了与乐视相似的策略:通过补贴做大出货量获得电视广告分成,补贴硬件亏损。但这在内容缺失的背景下很难盈利,相当于卖得越多亏得越多。据暴风披露,TV业务2016年和2017年亏损都超过了3亿,2018年前五个月亏损也达到了1.2亿。


2019年7月12日,暴风集团对外发布2019年半年报亏损预告,预计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亏损2.3亿到2.35亿元。昔日的暴风神话已不在。


640.webp (4).jpg


从最开始的400亿市值到现在18亿也就短短四年的时间,开始于本地播放器,期间也不断在尝试转型,但每一次都已失败告终。曾经万众瞩目的“妖股”,现在已是千疮百孔,此后的暴风影音还能否翻盘以及如何翻盘,仍有变数。












关键字:胡润百富、暴风影音
编辑:袁慧琳